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真人CS捉贼致人死亡,四人均获10年以上有期徒刑

2023-05-16 07:22:57 234

摘要:文/任捷真人CS野战,是一款借鉴《反恐精英CS》网络游戏的场景和规则,通过团队合作完成任务的线下游戏。本案中的这个老板深受经营场所被盗的困扰,遂请三个朋友采用上述方式联手捉贼,没承想酿成命案。2021年2月1日,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终审刑...

文/任捷

真人CS野战,是一款借鉴《反恐精英CS》网络游戏的场景和规则,通过团队合作完成任务的线下游戏。本案中的这个老板深受经营场所被盗的困扰,遂请三个朋友采用上述方式联手捉贼,没承想酿成命案。2021年2月1日,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终审刑事裁定书,四人分别被处以刑罚。

真人CS是时下流行的模拟作战游戏,文图无关

“生死与共”的真人CS战队

35岁的王逸,是西宁市某商业街滑步车俱乐部的老板。商业街地下一层有旱冰场,每逢双休日和节假日,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前往该旱冰场游戏,一些年轻人也乐此不疲。王逸的俱乐部售卖平衡车、溜冰鞋及衣帽等商品,生意红火。经营期间,他认识了比自己小两岁的周伟。周伟平时酷爱真人CS野战游戏,有不少玩伴。王逸听说过此类游戏,很感兴趣,向周伟提出有机会也参加,“长长见识”。

2019年5月的一天,周伟去西宁市湟中区的真人CS竞技运动基地进行拓展训练,他的四人战队有一个玩家临时有事,没有前往。于是,周伟打电话让王逸替补。那天,王逸的妻子正好在滑步车俱乐部,于是王逸欣然答应,开车到了周伟所在的基地。

王逸、周伟、李进和朱勇组成一支战队。王逸虽然是第一次参加真人CS野战游戏,但他长期热衷于溜旱冰等竞技项目,身手敏捷,动作灵活,与周伟等队友的配合十分默契,连连挫败“敌方”。

王逸玩得十分尽兴。休战后,他邀请周伟、李进、朱勇一起喝酒,讨论真人CS野战技术。四人喝了两箱啤酒,谈笑风生。周伟、李进和朱勇你一言我一语,向王逸介绍了九大经典玩法:进攻战、突袭战、逃脱战、遭遇战、寻宝战、阵地争夺、反恐行动、守护行动、绝命大逃杀。

自此,王逸对真人CS野战游戏欲罢不能,购买了作训服、防刺服、伸缩警棍、拳击手套等装备,存放在他的滑步车俱乐部。此后数月,他参加了20多场“战斗”,尝试了各种玩法。他与周伟等三人在“生死与共”中结下了友谊。

真人CS是时下流行的模拟作战游戏,文图无关

殴打小偷泄愤闹出人命

2019年9月5日,王逸与周伟、李进和朱勇又并肩“战斗”了一回。当晚喝酒闲聊时,王逸提起商业街的店家接连被盗,他的滑步车俱乐部也遭受了损失。

四人喝得醉醺醺的,不知是谁突然说:“不如像打真人CS那样,联手抓小偷!”王逸对这个提议深以为然,说道:“好办法!我在旱冰场隔壁有两间宿舍,你们就住那儿,咱们随时可以行动。”

于是,从第二天晚上起,四人每晚都穿戴真人CS服装,手持对讲机、伸缩警棍等,轮流巡逻。他们连续蹲守三个夜晚,都没有发现目标。9月9日晚上,他们不再巡逻,但仍衣不解带,准备在宿舍过夜。9月10日凌晨2时许,王逸去厕所解手,听到可疑的动静,他立刻抓起对讲机分别呼叫周伟、李进和朱勇,通知他们火速行动。不一会儿,周伟、李进赶到走廊。王逸通过手势示意兵分两路,李进跟着周伟走右边,王逸走左边。他们包抄到电梯口时,发现三个陌生人。王逸一个箭步冲上前,抓住了其中一个瘦高个儿。另外两人迅即逃离,周伟和李进跟踪追击。

王逸上下打量瘦高个儿,这人看上去20岁左右。王逸问:“你们来干什么?是不是又来偷东西?”瘦高个儿支支吾吾:“没,没干什么!”王逸用伸缩警棍敲击瘦高个儿的肩膀,让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。他拿起对讲机问周伟,“有没有抓到小偷”,周伟回答说“抓到一个,另一个跑掉了”。王逸指示他把抓到的人押到旱冰场。于是,周伟和李进把一个矮个儿男子押到旱冰场。十多分钟后,朱勇也赶到了。

在朱勇到达之前,王逸、周伟、李进轮番殴打瘦高个儿和矮个儿,周伟还将满满一桶水泼在两人身上,并让两人跪在地上行走。接着,他们逼两人转过去站立,他们三人用足球和篮球往瘦高个儿和矮个儿的身上踢。最后,他们让两人围着旱冰场跑圈。跑了一会,瘦高个儿跑不动了,瘫坐在地上。

朱勇到现场后,四人用绳子绑住瘦高个儿的双手,另一头绑在一辆黑色摩托车的尾部。王逸骑上摩托车拉着瘦高个儿继续跑圈。跑完以后,朱勇问瘦高个儿“有没有读过书”,瘦高个儿一会儿说“读过”,一会儿又说“没读过”。四人很生气,围着瘦高个儿再次殴打。瘦高个儿捂住肚子,痛苦地呻吟着,最终晕了过去。周伟说:“这人恐怕不行了!”矮个儿目睹了同伴被殴打的全过程,蹲在旱冰场的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王逸上前看了看瘦高个儿,遂让李进立即报警。李进打完报警电话,四人到旱冰场办公室门前商量了片刻。王逸回他的滑步车俱乐部拿了一把刀,放在瘦高个儿的衣服口袋里。他关照周伟、李进和朱勇,“等警察来了,就说两个小偷激烈反抗,挥刀攻击,咱们是出于自卫才动手”。

警察赶到现场后,联系救护车将瘦高个儿送往医院,随后带王逸等四人及矮个儿到派出所。矮个儿供述,他叫刘建,瘦高个儿叫陈飞,跑掉的同伙叫潘力。他们三人确实准备到旱冰场附近的酒吧偷盗。刘建15岁,陈飞、潘力均已年满18周岁。潘力被传讯后,向公安机关供述,案发前10天,他和刘建到商业街偷了3个滑板。2019年9月10日凌晨,陈飞、刘建约潘力同去旱冰场偷东西。

陈飞被送到医院后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法医学鉴定意见指出,其系钝性外力作用于躯干部,引起左肾挫裂伤,腹腔内巨大血肿,加之体表多处大面积软组织挫伤、出血,引发剧烈疼痛、失血性休克合并创伤性休克而死亡。

另经鉴定,刘建的颈部皮肤软组织挫伤系轻微伤,双下肢软组织擦挫伤,未达到《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》。

2019年9月11日,王逸、周伟、李进、朱勇四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,同年10月16日被逮捕。

网络配图,文图无关

四人均被判十年以上徒刑

警方从商业街监控室调取了视频,还原了事件经过。9月10日2时25分,王逸抓扯陈飞,带其进入旱冰场,并持伸缩警棍对其实施击打。随后,周伟、李进带着刘建到了现场。王逸对准刘建的右腿踢了几脚,喝令陈飞、刘建双手抱头,蹲下身子;周伟继续持棍击打两人,并踹倒陈飞;李进也上前踢了一脚。王逸、周伟、李进分别戴着白色、黑色、红色的拳击手套,对准陈飞的腰部猛击。周伟还打了刘建几个耳光。其间,陈飞、刘建连连哭喊、求饶。周伟用蓝色水桶装满水,倾倒在两人身上。王逸似乎仍然不解气,挥舞着伸缩警棍敲打陈飞的右腿,还跳起来脚踹陈飞的背部。朱勇到场后,手持方向盘套对陈飞的头面部、刘建的腿部抽打。

陈飞、刘建被带到旱冰场跑圈和殴打的整个过程历时近4小时。最终的视频画面显示,王逸持蓝色头盔击打陈飞头部,陈飞流出鼻血。王逸还用玻璃杯砸陈飞头部,致玻璃杯碎裂。

2020年8月7日,此案经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认定,王逸、周伟、李进将被害人陈飞、刘建抓获后,持械对两人进行殴打。朱勇赶到后,四被告人共同对两被害人实施殴打、体罚,造成陈飞死亡、刘建受伤的严重后果。法院认为,四名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均对被害人实施殴打、体罚行为,其地位、作用相当,不宜划分确定主从犯。四名被告人均系初犯、偶犯,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损失,并取得谅解,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。根据四名被告人殴打、体罚被害人的时长、所持不同凶器等情节及具体实施的行为和参与度,判处王逸有期徒刑十二年,剥夺政治权利两年;判处周伟有期徒刑十一年,剥夺政治权利两年;判处李进有期徒刑十一年,剥夺政治权利两年;判处朱勇有期徒刑十年,剥夺政治权利一年。

一审宣判后,王逸、周伟、李进、朱勇均提出上诉。他们提出,监控视频模糊,无法确定具体加害人,不能排除被害人系他人致伤的合理怀疑;另外,被害人具有重大过错。二审期间,法庭调取了监控视频,证实原审认定事实无误。法医学鉴定意见指出,死者陈飞的损伤是多次打击形成,位置分散,不在同一平面,用“自伤”显然不能解释,故应认定为他人加害形成。对此结论,四名上诉人没有提出异议。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,王逸、周伟、李进、朱勇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,不予采纳。

2021年2月1日,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刑事裁定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(文中人名均为化名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